《老人春秋》订阅
全年价:
上半月54元 上半月邮发代号:36-62
下半月54元 下半月邮发代号:36-628
每期零售价:4.50元/期
国内刊号:CN 41-1217/C
国际刊号:ISSN 1006-3773
咨询热线:
(0371)65528208/65929124
杂志社地址:
河南省郑州市东明路99号

用最美童话传承中国文化

2015-06-16 浏览:

用最美童话传承中国文化

  文/荆 娇 

  

用最美童话传承中国文化

  

用最美童话传承中国文化

   

用最美童话传承中国文化

  

  将中国文化扎根孩子心中

  悦读周刊:能不能介绍一下1982年出版《最美最美的中国童话》时,当时台湾的社会背景。

  黄永松:1970年至1980年十年间,台湾地区正处在激烈的西化过程中,新生一代孩子多半阅读翻印欧美、日本的儿童书籍,很少能看到图文优美的中国读物。孩子们只认识白雪公主、米老鼠、无敌铁金刚……如此失根于自身的文化沃土,无怪乎民族意识一代比一代低落了。我们自己搜肠刮肚给孩子讲故事,最后却发现,记忆中的故事怎么都是西方的?这种情况使我意识到,我们被西化得太严重了。

  悦读周刊:你耗费那么大精力做《最美最美的中国童话》,初衷是什么?

  黄永松:文化寻根,弥补中国童话、中国文化流失的缺憾。台湾的物理学家沈君山老师给我讲过一个故事,让我得到了启发。他说,围棋界有一个不世的天才高手吴清源,小时候下围棋就所向披靡,14岁东渡日本,19岁就对阵围棋大师本因坊秀哉,在之后的20余年,吴清源击败了当时所有的超一流棋手。吴清源有个日本朋友叫木谷实,也是围棋高手,两个人是瑜亮之争。但后来木谷实回到日本乡下去了,吴清源对他的做法很是不解。

  1952年,吴清源收了台湾一个弟子林海峰,林海峰也很争气,拿了好几个冠军。就在他真正要步入巅峰的时候,突然发现陷入重围,出现了很多与他同龄的年轻高手。原来这些棋手都是木谷实的学生,当年他回到乡下后专收八岁的孩子,成立木谷门,用教育培训的方式来推动围棋发展,若干年后就高手如云了。

  这个故事给我启发很大,你想明天更好,要从孩子入手。沈君山老师一直鼓励我们一定要把这件事继续做下去。他说,你觉得好的东西,大人如果不听,那你可以给孩子讲,小孩子觉得是好东西他就会记住,甚至影响他一辈子。《最美最美的中国童话》就是将我们寻到的中国文化的根,扎根在孩子心中,唤起孩子的民族自信心、自尊心。

  《最美最美的中国童话》,是中国儿童读物出版历史上的传奇。1920年到1931年,北京大学、中山大学的学者在动荡不安的时局中,抢救了一大批中国民间传说及童话故事,为传统文化保留下极其珍贵的第一手资料。1981年,台湾汉声出版社在此基础上,继续深入民间、遍访民间故事传人,形成最初的故事库。1982年,这套童话丛书问世,迅速风靡华人世界,三十年来畅销不衰,成为华人的精神财富。2012年,在初版三十周年之际,读客图书正式引进《最美最美的中国童话》。应出版社之邀,我访问了台湾汉声出版社创始人、本书出版人黄永松。

  专访《最美最美的中国童话》出版人黄永松

  口耳相传讲故事非常必要

  悦读周刊:《最美最美的中国童话》包含362个民间故事,这些素材是从哪里来的?

  黄永松:民国初年,北大顾颉刚教授、钟敬文教授等人一起做民俗学,从民间采集很多优秀的传统故事。他们不辞辛劳地访问地方父老,完成了厚达三十册的民间故事珍贵资料,这就是我们的原始资料。在着手做《最美最美的中国童话》之前,我们还做过多年的田野调查,也积累了大量的材料。还有一个活的素材来源,就是台湾各地的同乡会、养老院。这是我们调研最方便的两个渠道,比如要讲黑龙江的故事,就去找黑龙江同乡会,要讲苗族的故事,我们就去找湖南或贵州的同乡会。这些老先生最高兴跟我们讲他们家乡的故事传说。

  悦读周刊:《最美最美的中国童话》挑选故事的标准是什么?

  黄永松:我们的基本原则是健全、进取和有趣。所谓健全就是无害、无毒素的意思。孩童的启蒙教育非常重要,我们不能“污染”他们纯稚的心灵。为了不使孩童读后会产生副作用,我们尽量减少迷信的色彩,多灌输他们积极进取、乐观向上的价值观,这样才能帮助他们成长。再有就是有趣,书中的小故事,看似朴实无华,其实里面有无数的技巧,改写完毕后,我们把汉声所在的七十二巷的小朋友都找来,让阿姨念给小朋友听。要让玩耍中的小孩听了故事后,发生莫大的兴趣,这不是一件容易事。

  悦读周刊:《最美最美的中国童话》选用的故事与其他童话故事相比,有什么特色?

  黄永松:内容编排方面,《最美最美的中国童话》是依照农历,以每天一个故事为原则,并顺着中国节庆,发展出节令掌故、中国历史和科学故事、伟人故事、神话、民间传说等。用各类故事交替穿插的手法,期望孩子们在逐日读完一年的故事之后,可以奠定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兴趣和认识。在阅读方法上,五六岁孩子已经能借着认字来进入这些故事,但在工作日趋繁忙,两代之间常发生隔阂和代沟的情况下,我们更希望父母亲能按照日期,以口耳相传的方式,每天晚上讲述一则给孩子听。这种口耳相传的沟通交流非常必要。为此,我们在每一篇故事的后面都附加了“给妈妈的话”,增加了故事的诠释和故事所附带的背景知识。

  文学最终要跟生命衔接

  悦读周刊:《最美最美的中国童话》除了包含362个源远流长的民间故事,还包含843幅经典细腻的传统美术配图,这些配图也非常考究,能给我们讲讲吗?

  黄永松:对小孩来说,也许配图比文字还来的重要。书中的843幅经典细腻的传统美术配图,可以给孩子最纯正的中华美术熏陶。日本漫画业发达,就是因为他们重视这块,不论是工笔、印染、泼墨和剪纸,都可以成为他们的生活情趣。反观我们,有大量的美术人才,却未加以好好运用。至于有民族风格的插画,更是薄弱不堪。做《中国童话》,我们有专门的绘图组。比如桃花源的故事,我们觉得桃花源是桃红柳绿的,用蔚县的染色剪纸去表达比较贴切,那我们就会专门去染色、剪纸。有些适合用刺绣表达,那我们就专门去找刺绣,还有年画、皮影、木刻等各种形式。如果这个古老的故事是汉代的,我们就用汉代的背景来画;这个是明代的,我们就用明代的版画系统来画。事实上,我们可以运用的传统美术材料真是太丰富了,就拿处处都有的民间庙宇来说,只要你肯走进一座庙宇,里面就有十种不同的材料,可供十个人画出十种不同的插画来。民间美术、历代美术的成品,我们可发掘来作今日插画造型的材料真是多得用不完。

  悦读周刊:《最美最美的中国童话》出版至今,在台湾畅销了30多年,您觉得它的魅力是什么?

  黄永松:这套书啊,就像常青树一样。它是我们民族的根,是每个人都需要的。《最美最美的中国童话》教给孩子的是对中国人、中国文化的认同与情怀,大概是它的魅力吧!书的畅销,也说明了一个问题,文化故事的滋润,对人的心灵影响非常的大。我们有一些刚考上大学的孩子,就背着这部书回到台北汉声巷来找我们,告诉我们,这些故事在他们要考试的时候,压力很大的时候,和父母意见相左的时候……都会去偷偷地看,阅读喜欢的故事,来度过阴霾的时光,然后让他们可以走得更好,还有些孩子是看《最美最美的中国童话》长大的,等他们有了子女之后,就把这套书作为“传家宝”,讲给他们的孩子听,《最美最美的中国童话》可以提供一个丰富的系统的适宜儿童的故事库。文学也好,艺术也好,最终还是要跟人衔接嘛,跟生命衔接。

  悦读周刊:《最美最美的中国童话》在大陆出版,您希望这套丛书能给大陆的孩子们带来什么呢?

  黄永松:19世纪的德国,在普法战争后,国势正由衰弱逐渐复兴。那时有格林兄弟俩,他们从民俗神话研究开始,进一步采撷德国民间故事,并提升了故事的想象力及意义,撰写成280多则的《格林童话全集》。据学者说,这套书对近代德国的教育和文化有极大的影响力。格林童话使德国的孩童从小便受到德国文化的启蒙,使他们从民族情感的维系中,奋发求进。如今,格林童话已不只属于德国的财产,它的影响力已是全人类的了。

  不论《最美最美的中国童话》是否能有格林童话所产生的影响力,但我们相信,经由这样的工作,可以帮助孩子稳定扎下深厚的根基,使中国的传统文化绵延,并且展望未来全新的世代。我们今天科技太发达,小孩子都会玩电脑、玩iPad。但这个电子化的世界没有妈妈的语气、妈妈的心跳、没有口耳相传的亲情传递,没有沟通,更重要的是没有信息的过滤。过度依赖这些电子设备会造成生理上的伤害、情绪上的伤害。会使得孩子越来越孤立,社会交往能力越来越弱。希望《最美最美的中国童话》可以给启蒙阶段的孩子构建一个健康的新世界。

  制陶过程

  染色剪纸

  木板拓印

  黄永松,1943年生于中国的台湾桃园,出版人,设计师,中古乡土文化遗产积极的抢救者。创办《汉声》杂志30余年,黄永松遍走中国田野乡间调查,采集“中国的”、“传统的”、“活生生的”民间手工艺文化,努力建立一座中华传统文化的基因库。40年的编辑、设计工作漫长而坚定,制作出版了200多种有关著作。2006年,《汉声》被美国《时代周刊》誉为“给内行看的最佳出版物”,也是在同年,黄永松被冯骥才基金会授予“中国民间守望者奖”荣誉称号。


回到顶部